《宋书·传记·卷六十四》原文浏览

曲目:《宋书·传记·卷六十四》原文浏览
NJ:
时间:2020/02/01
发行:



  传记·卷六十四

  郑鲜之、裴松之、何承天

  郑鲜之,字道子,荥阳开封人也。高祖浑,魏将作大年夜匠。曾祖袭,大年夜司农。父

  遵,尚书郎。袭初为江乘令,因居县境。鲜之下帷读书,断交游之务。初为桓伟辅

  国主簿。先是,兗州刺史滕恬为丁零、翟辽所没,尸丧不反,恬子羡官吏不废,议 者嫌之。桓玄在荆州,使群僚博议,鲜之议曰:

  名教大年夜极,忠孝而已,至乎变通抑引,每事辄殊,本而寻之,皆是求心而遗址。

  迹之所乘,遭受或异。故圣人或就迹以助教,或因迹以成罪,屈申与夺,难可等齐,

  举其阡陌,皆可略言矣。天可逃乎?而伊尹废君;君可胁乎?而鬻权见善;忠可愚

  乎?而箕子同仁。自此以还,殊实而齐声,异誉而等美者,不成胜言。而欲令百代 之下,圣典所阙,正斯事于一朝,岂可易哉!

  然立言明理,以古证今,当使理厌情面。如滕羡情事者,或毕生隐处,不关人

  事;或升朝理务,无讥前哲。通滕者则以无讥为证,塞滕者则以隐处为美。折其两

  中,则异同之情可见矣。然无讥前哲者,厌情之谓也。若王陵之母,见烹于楚,陵

  不退身穷居,终为社稷之臣,非为荣也。鲍勋蹇谔魏朝,亡身为效,不美观其志非贪爵 也。凡此二贤,非滕之谕。

  夫圣人立教,犹云“有礼无时,小人不可”。有礼无时,政以事有变通,不成

  守一故耳。若滕以此二贤为证,则恐人人自贤矣;若不成人人自贤,何可独许其证。

  讥者兼在于人,不单独证其事。汉、魏以来,记阙其典,寻而得者无几人。至乎大年夜

  晋中朝及中兴以后,杨臻则七年不除丧,三十余年不关人事,温公则见逼于王命,

  庾左丞则毕生不著袷,高世远则为王右军、何骠骑所劝割,无有如滕之易者也。若

  以缞麻非为哀之主,无所复言矣。文皇帝以东关之役,尸骨不反者,制其后辈,不

  废婚宦。明此,孝子已不自同于人伦,有识已审其可否矣。若其不尔,居宗辅物者,

  但立即圣人之教,何所复明制于其间哉!及至永嘉大年夜乱以后,王敦复申东关之制于 中兴,原此是为国之大年夜计,非谓训范人伦,尽于此也。

  何故言之?父仇明分歧戴天日,而为国不成许复仇,此自以法夺情,就是东关、

  永嘉之喻也。何妨综理王务者,平平易近以处之。明教者自谓世非横流,凡士小人之徒,

  无不成仕之理,而杂以情讥,谓宜在贬裁尔。若多引前事认为通证,则孝子可顾法

点击查看原文:《宋书·传记·卷六十四》原文浏览


以下文章推荐了类似的好听歌曲

宝宝